全国服务热线:400-0379-440

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

福建都市“百花蹦床桥园”共富“好风景”
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3-03-10 12 次浏览

  古往今来,文人墨客们偏爱南京,畅游之处,留下的“十里秦淮灯火灿”等名诗佳句数不胜数,彰显了南京城市旅游的文化魅力和繁荣底色。

  都市繁华,田园乡愁,南京的美不止一面。进入新时代,随着南京江宁特色乡村旅游的异军突起,如今,到金陵小城沉浸式体验六朝古都胜境,到江苏园博园打卡“山地花园群”,到东山佘村徽派古民居群探古访幽,到黄龙岘金陵茶文化村品茗揽胜,到书圣王羲之后人定居的山阴村感受书香古韵……正成为越来越多外地和南京本土游客的新选择。

  南京市委常委、江宁区委书记沈剑荣说,推进城乡融合,实现共同富裕,需要将城市发展要素更多地融入到乡村。江宁基于对生态资源禀赋、人文历史底蕴和“城郊型”区位三大发展优势的深刻认识,围绕“片区-聚落-村庄”3个尺度空间,大力推进特色乡村旅游高质量发展,建好都市“百花园”,喜看共富“好风景”。

  家住南京市建邺区苏宁滨江壹号小区的江玥,近日想带小孩到江宁黄龙岘村体验一次露营的感觉。令她始料不及的是,车还未驶入村庄,就见路两边的连片草地上,天幕帐篷、烧烤架、野餐垫一个挨着一个,找不到可以“安营扎寨”的地方。

  江宁露营经济的悄然兴起,看似因为后疫情时代,大家将积累多时的跨国游、跨省游、跨市游热情投向短程游,为特色乡村旅游带来了新机遇,实则与江宁东西南三面环抱南京主城的交通区位,坐拥“六山一水三平原”的自然生态资源,持续擦亮农村人居环境,深度挖掘打造特色乡村,培育乡村旅游品牌密不可分。

  十年间,江宁先后经历了探索起步、面上推开、分片打造和全域推进4个阶段,同步实施省特色田园乡村、市美丽宜居乡村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3项重点任务。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江宁加快乡村振兴步伐,积极发展新业态、培育新主体、建设新田园、塑造新风尚、推动新融合。截至2021年底,全区美丽乡村典范17个村,省级以上传统村落17个,省级特色田园乡村15个,区域美丽乡村覆盖率达100%。

  为了变资源优势为产业优势,江宁紧扣生态资源特色,将全域划分为4大片区,将1500个自然村归类为特色保护村、集聚提升村、其他一般村及城乡融合村。结合片区、聚落、村庄不同建设重点整体推进,全面串联景区景点、美丽乡村、休闲农业、文旅体验等各要素,打造西部丘陵田园、东部运动康养、中部水韵田园、南部休闲文旅和长江-滨江生态风情5条示范带,以及青龙山、金牛谷等十个聚落体系。

  品牌培育是创优乡村旅游的必经之路,市场竞争越激烈,人们对品牌的需求也越强烈。湖熟菊花展已成功举办8届,累计吸引游客384万名,带动相关菊花经济收入超2.2亿元,菊展品牌效应日渐凸显;禄口曹村挖掘山阴村文化及高台狮子舞等非遗民俗,让历史悠久的村落迸发崭新活力;黄龙岘打造成为南京市“金陵茶文化休闲旅游村”,一二三产业全面开花……越来越多的“美丽乡村”转化为“美丽经济”“品牌经济”。

  据介绍,2021年全区接待游客3521.1万人次,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94.4亿元。江苏园博园、牛首山、金陵小城等成为城市新地标。江宁先后获评首批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、首批全域旅游示范区、首批长三角高铁旅游小城等,入选全国乡村振兴典型范例。

  在江宁区农业农村局相关负责人看来,现阶段的乡村旅游,尤其是“城郊型”乡村旅游,早已不是简单的“土味”农家乐福建蹦床桥,更多转向了集观光、休闲、度假等多功能的复合型乡村体验,从单一链条转向全产业链,并呈现出独特性、差异性和不可替代性等趋势。这就要求规划者、经营者具备差异化竞争意识及能力,才能跳出“同质化”竞争怪圈。

  对此,谷里现代农业园区的创业大学生张彪深有体会。“园区位置比较偏,游客大都是专程过来,我们必须不断更新营销策略。”张彪介绍,5月初,一群妈妈带孩子来采摘园观光,提出想认领一株,等瓜熟了再带孩子过来采摘。当晚,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则关于“认领西瓜藤”的文章福建蹦床桥,一下就“爆”了,浏览量超10万,400株很快被认领一空。

  现代人的消费需求不仅仅在于购买农产品本身,还有了解农耕文化和体验农事的“参与感”,而服务也是未来吸引客户反复消费的重要因素之一福建蹦床桥。“瓜上挂着写有‘主人’名字的牌子,最关键的是每周拍两次照片发给孩子家长。”张彪边说着边给记者展示手机里1万多张西瓜照片。在他的亲子农趣“版图”中,不仅有“云养瓜”,还有“共享菜园”。

  无论是热门景区还是“网红”乡村,假日红火、平日冷清似乎是旅游行业的常态。菜塘田园另辟蹊径,诞生之初就走上了“会务+”路子。据秣陵街道田园办主任孙静介绍,从去年5月到现在,虽遭遇了两次疫情,菜塘大礼堂总营收仍达到了200万元以上。

  “会务经济”解决了菜塘田园工作日的客流量问题,也为周边业态赋能。酒店、咖啡厅、科技馆等休闲产业,迎来了高质量客源及回头客。经常给会议提供茶歇和伴手礼的“菜小塘咖啡”女店主告诉记者,自己微信朋友圈里70%以上都是品尝了会议茶歇后,主动找过来的回头客。

  暑假期间,江宁推出“夏享清凉”“夏寻清幽”“夏乐野趣”“夏修学识”“夏赏夜色”“夏宿美梦”六大旅游线路,为游客消夏避暑、休闲度假提供了多层次、多业态的乡村旅游产品供给。通过线上直播活动赠送景区门票和乡村特色礼品,对应届中、高考生在区内指定景区指定时段门票进行减免,增开了“夏日限定·悦游江宁”免费旅游直通车。

  “夜间经济”同样活力满满福建蹦床桥。不愿意白天出游的市民、游客,可以去“百家湖1912”畅游城市荧光海滩、梦幻童心旋转木马、江宁眼摩天轮;也可到江苏园博园观看以山为幕、以崖壁为剧院的全景沉浸光影剧,享受“焰遇·园博园”沉浸式音乐焰火秀;还有乡伴苏家民宿群、公塘头民宿、徐家院民宿等诗人笔下的诗画田园可供选择。

  近年来,各地乡村旅游业蓬勃发展,涌现出一批有特色、有内涵、有品位的乡村旅游精品线条“乡村四时好风光——春生夏长万物并秀”全国乡村旅游精品线路,江苏两条上榜,“春日限定·花漾江宁”线路占得一席。

  “乡村旅游的发展,缓解了热门景区接待和疫情防控双压力,打造了乡村经济新增长极,满足了都市人返璞归真情感需求。”江宁区文旅局相关负责人认为,就乡村而言,其特有的文化和民俗是吸引游客的重要资源,可以通过大力挖掘乡土文化的旅游价值,“变现”为实实在在的发展红利。

  东山街道佘村曾因采石而经济红火,而后转变发展思路,整治复绿矿山宕口,并以古建筑、古井、古柏树、古窑等历史遗存为依托,打造“金陵古风村”。然而,自2018年正式营业后一直不温不火,次年尝试打造了280亩“龙出没”水上乐园,引进溪谷漂流、福建蹦床桥、五彩滑道等游玩项目,并逐步丰富了土菜馆、民宿、“菜摊”等配套业态。

  一炮而红!大量游客因“龙出没”而来,却为“古村”魅力所折服。佘村不断发掘民间传说,恢复了生铁塘、九龙埂等景点;建设村史馆、编纂《佘村志》;组建佘村锣鼓、旌旗舞等传统民俗文化队……佘村党总支书记王敏说,正是佘村以文化为灵魂、市场为导向开发旅游产品,产生了综合带动效应,全村节假日日均游客量达3万人次,年旅游收入2000万元。

  特色乡村旅游激发了农村经济社会发展潜力福建蹦床桥。5年前,汤山街道龙尚村还是一个“市级经济欠发达村”,村集体年收入仅40万元。“我们前期进行了调研,5分钟车程外的汤山旅游度假区长期客满,村庄周边有汤山矿坑公园、阳山碑材等一批景区景点,决定发展配套产业——民宿。”村委会副主任成哲认为,民宿作为乡村产业振兴的重要业态,既能吸引社会资本流入,盘活村里闲置资源,还能带动村民就业以及当地农产品销售,大有可为!

  思路既定,行动必随。2017年,龙尚村开始探索发展多元化福建蹦床桥、规模化民宿业态,通过与知名酒店管理公司联合经营、与投资企业合作经营、招商引资等方式吸纳社会资本投入,建成高端民宿4家。同时引导村民自建自营7家。运营当年新增本地村民就业260人,占民宿从业人员90%以上,代售草莓福建蹦床桥、葡萄等特色农产品25种,村集体年收入增加150万元以上。

  村民参与民宿日常经营和管理,同样获得了可观收益,日子过得越来越有劲头。尚庄自然村村民侯照平将家里闲置的200多平方米别墅,以6万元年租金出租给了“聚森客”民宿,妻子孙芹在民宿里打工每月能挣3000元。民宿老板还承诺,如果自己年总营收超过约定目标,侯照平一家还可拿到超出部分10%的分红。

  美了乡村,富了百姓,乡村旅游成为江宁乡村振兴的“美丽引擎”。沈剑荣说,当前,江宁正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全力跑出高质量发展加速度,展现新时代“鱼米之乡”特色风貌福建蹦床桥,唱响城乡融合“协奏曲”。